美海军建立远程数据中心参与空军的F135发动机测试

导读:据thebaynet网站8月4日报道,经过1年的发展,美国海军成功的在马里兰州海军航空兵站的推进系统评估中心(Propulsion Systems Evaluation Facility,PSEF)建立了远程数据间,并和田纳西州阿诺德空军基地的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rnold Engineering Development Complex ,AEDC)的工程师组成联合测试团队,参与对包括F135发动机在内的高空台数据分析。

9月,海军PSEF的测试工程师里奥-卢比奥(Leo Rubio)将与AEDC的工程师一起加入一个联合测试团队,对普惠公司的F135发动机进行数据分析,该发动机为F-35战机的三种衍生型号提供动力,这项特殊测试的独特之处在于,卢比奥将在马里兰州新建立的远程数据间进行观看和参与,而其它工程师和试验的发动机则在700英里外的田纳西州。

远程数据间位于海军的推进系统评估中心PSEF内,当前由四个监视器和两个键盘组成,可让马里兰州海军航空兵站的测试分析师在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进行的发动机现场测试期间充当远程团队成员,并查看收集的发动机测试数据。

海军航空兵站的测试运营和设施工程部门负责人约翰-凯利(John Kelly)表示:“我们最担心的一件事是实时数据的延迟,这可能出现信号丢失或者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分钟前出现的数据。但是,到目前为止,通过运行了几次发动机试验,我们发现延迟结果是毫秒级的。现在,远程数据观看这一概念被证明是真实可行的,我们正在推进建造一个带有4个工作站和2个大屏幕电视的专用房间,以便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发动机在测试单元中运行的情况。我们还将进行Skype设置,以便我们也可以看到对方。”

凯利指出:“之前,我们基本没有资格与空军测试团队一起坐下来分析数据,我们更多地成为等待数据的观察者或客户。但是现在,我们将更加融合。我们是在此数据间中进行监视的测试团队之一。”

在这个团队里卢比奥(Rubio)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最近还完成了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的“航空推进联合测试部队基本水平培训”的课程。

2019年,卢比奥就被派往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该中心具有60多个各型空气动力学风洞、火箭和涡轮发动机试车台、以及其它各种专用测试台,能够对海军MQ-25“黄貂鱼”无人舰载加油机的动力——罗罗AE3007N发动机进行高空台试验。

卢比奥表示:“我们的目标是与我在AEDC的同事赛特-比曼(Seth Beaman)合作,制定培训课程,以使海军人员获得基础级分析师的资格,我最终将自己与测试团队也很好地整合在一起,并接受了更多的培训,并在他们进行该发动机测试计划的所有工作期间担任测试分析师。”

比曼解释说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遵循着这些培训标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达文-马奇斯工程师们努力确定了这些标准的哪一部分适用于海军雇员,无论这些标准是来自AEDC还是PSEF。团队开发的课程都将最终帮助员工提升技术技能,使得他们能够更快地响应当前和未来项目(例如F135发动机)的发展要求。

测试分析师比曼认为:“海军航空兵站的任何工程师无论是飞来此地还是通过远程支持,都将在某个时候通过这些培训计划。” 比曼是航空推进装置联合测试部队的10名海军测试人员之一,他也在AEDC与空军合作。

由于海军对在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进行的某些发动机测试感兴趣,远程数据间使海军工程师不仅可以在发动机测试时实时访问测试数据,而且还可以访问历史数据而无需再向ADEC索要资料。

比曼解释道:“过去,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进行任何类型的发动机测试时,都不会与海军航空兵站的测试工程师有多大的交流。我们海军航空兵站测试工程师有兴趣访问发动机测试数据,他们可能就会往这里AEDC打电话,向负责人请求它,但是他们总是不得不等上一段时间,因为在这些测试结果共享之前AEDC需要收集,分析和报告数据。现在,海军工程师通过远程数据间访问AEDC的发动机测试数据,则只需要登录即可,像卢比奥他们还可以随时查阅需要引用的任何历史数据,就海军测试工程师的能力提升而言,这相当于’狗熊变英雄’。”

为使双方受益,田纳西州的空军分析小组还制定了具体的目标,比如将即将进行的F135发动机测试的一部分任务分配给了卢比奥,他将分析F135发动机风扇涵道换热器的有效性。

比曼补充道:“我们有一些我们要努力实现的目标,而卢比奥负责其中一个目标,它将为他提供他需要的经验,同时从AEDC的分析人员那里分担一些工作。这使我们有时间对其余目标进行更彻底的分析。最终,这将产生更高的质量和更快的发动机测试后报告。”

卢比奥表示:“对于海军航空兵站的工程师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在海军推进系统评估中心PSEF主要是测试涡轴发动机,而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主要测试涡扇和涡喷发动机。我们的人可以在这获得更多的发动机测试经验,并鼓励更多的协作努力。而且,与将数据转发给我们相比,新的工作方式使得我们不仅可以访问实时测试数据,还可以使用AEDC中心的一些软件工具来更快的执行数据分析。”

凯利还指出,工程师在与原始发动机制造商(OEM),如普惠公司,罗罗公司或GE公司进行交谈时,将增加海军工程师的观点和意见,这是另一个优势。

凯利补充说:“使海军推进系统评估中心PSEF工程师对发动机有所了解的最佳方法之一是参与发动机测试,在此您可以真正了解其工作原理,包括性能和故障。与研究发动机应该做什么相比,这是对发动机更好的深入了解。因此,如果我们让工程师接受此培训并学习发动机是什么,他们将在工作中将更加了解知识,并与OEM更好地合作。”

即使团队建立了远程数据间,他们也相信它将在自己的部门之外引起更多的兴趣。

凯利说:“这绝对像一个梦幻成真的事情:建造它,梦想就会随之来。我们知道,一旦发动机项目进展一切顺利,每个人都会说,真的吗?我想看这个。我希望它会随着我们使用它的增加而不断增加。”

几年前,当凯利来到海军推进系统评估中心PSEF后,远程数据间的想法开始付诸实践,并且由他的前任上司托尼-米格兹(Sony Tony Miguelez)(现为机队支持小组执行官/机队就绪中心指挥部总工程师)负责。

凯利说:“这是他的主意,米格兹先生是来自特伦顿(海军航空战中心)的一代人,在去干其它事情之前,在这个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他眼光超前,我认为他认识到经验给测试工程师带来的知识的价值。”

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关闭特伦顿基地之后,美国国防部决定将所有的涡轴和涡桨发动机的测试工作交给海军,而涡喷和涡扇发动机的测试工作则交给了空军。

海军航空兵站推进与动力测试方法与设施部部门负责人汤姆-韦斯(Tom Weiss)解释说,随着推进系统评估中心开始丧失对发动机进行室内高空台的测试能力,新加入的工程师也失去了查看高空台数据、进行数据采集、和根据数据做出决策的能力,从而无法真正了解发动机的内部工作原理。达文-马奇斯

韦斯说:“任何一名工程师都花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中的一部分时间进行飞行测试和地面测试,这将使得工程师对产品的了解要比仅仅观察别人的工作要好得多。有了远程数据间,我想我们的能力又重新找回来了。”

韦斯还指出,随着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从承包商转变为政府工作人员,发动机测试报告中的数据分析需求有所增加,但是由于空军内部的财务限制,空军阿诺德工程发展中心AEDC将无法向这些项目派遣更多人员。“因此通过远程数据间将与海军一起工作,可以增强他们在预算内按时进行这些发动机测试的能力。对于我们双方来说,这都是一次技术发展和协作的绝好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