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科因悲酒人生:童年阴影重 浴缸尝试自杀

当天才遇上酒精,悲剧的结果其实早已注定。乔治·贝斯特是一个,加斯科因是又一个。

1996年英国本土举行的欧锦赛开赛前,当时的球队中场核心加斯科因就被爆出了酗酒的丑闻。英格兰队在香港打热身赛期间,有媒体拍到了加斯科因在酒吧烂醉的照片,此后在回英国的航班上,又是喝醉酒的加扎带头闹事。虽然加斯科因的足球生涯几乎从一开始就和酒精联系到了一起,但那次是他第一因为酗酒而被媒体曝光。

加斯科因经常会在比赛前喝酒。加扎曾经说过,在很多时候,他醉酒的状态中的表现通常都很不错。在效力埃弗顿期间,一次加斯科因从赛前一晚到比赛当天上午喝下了4瓶葡萄酒,还有白兰地,结果下午在比赛中他居然还赢得了全场最佳球员的称号。

“有一场比赛我自己踢得很糟糕,中场休息时主帅冲我喊,‘保罗,你昨晚上喝多了? ’我回答说没有。他立刻跟我说,‘现在赶紧去喝点。 ’我在下半场开始前灌进了至少3杯白兰地,然后就进了两个球,又是全场最佳。 ”加斯科因说起自己当年踢“醉球”的故事,总是那么洋洋得意,“还有一次在拉齐奥,我们和马拉多纳所在的塞维利亚队踢友谊赛,我在赛前喝了整整3瓶香槟。在场上我记得自己晃过对方4到5名后卫以后破门了。 ”

第一次是他10岁的时候,他一个朋友的弟弟就在他眼皮底下被汽车撞死了,“那是他第一次在没有母亲陪同的情况下出门。他母亲托我带他去街对面的糖果店买糖。没想到意外就发生了,他是在我的臂弯里咽气的,当时他的嘴唇几乎还在动。他只有8岁。这给我留下了无法弥补的创伤,我认为自己对他的死负有责任。接着我第一次去看了心理医生。 ”

18岁那年,加斯科因再一次领教了死神的恐怖,“我有一个患有哮喘的小侄子,我在《世界新闻报》上看到过,一个哮喘病人也可以踢足球。一天当我侄子拿着报纸跑来问我,这是否是真的的时候,我说当然可以。但仅仅20分钟后,我接到电线岁的他死了。 ”从此加斯科因发现只有足球和酒精才能让他在精神上有所寄托。巴迪略

“那才是我真正沉沦的开始。狗屎样的人生开始了。 ”2009年,加斯科因谈到自己退役后的生活时说道:“我可以连续几个星期不停地喝啤酒,吸食可卡因。 ”

除了毒品,加斯科因还有很多寻求刺激的方法。比如喝红牛,他曾经一天喝下过30听红牛;喝咖啡,他有过一天喝200杯咖啡的 “壮举”。

加扎还一度沉迷打游戏机也是加斯科因自创的戒毒办法,“我整整6个星期不停歇地玩游戏机,中间都没有睡觉。 24小时接着24小时。那时候我在某个酒店里长住,跟里面的经理、门童不停地玩游戏机,然后他们都被我打败了。我甚至帮那个酒店经理买下了一台游戏机,让他带回家练习好了再来挑战我。 ”

其中最雷人的是他和两个玩具鹦鹉的故事。2008年初,加扎住在家乡纽卡斯尔的一家酒店,每天喝得醉醺醺的他成天在房间里和自己买来的两个玩具鹦鹉说话。据加斯科因自己的回忆,“那段时期,我感觉很糟糕。于是买了一只会说‘你好’的玩具鹦鹉回家,每当他说‘你好’,我也回答他说‘你好’。但时间一长,我受不了了。我又买了另一只同样的鹦鹉回家。后来我发现,这两只鹦鹉自从会对话之后就不跟我说话了。一气之下我把其中一只扔出窗外,另一只的脖子也被我掐断。我想那段时间我是有点喝多了。 ”

2008年5月4日,精神状态极不稳定的加斯科因自杀过一次,好在没有成功。

当时,加斯科因在伦敦的一家酒店客房内,先是订了一份牛排,不过几分钟后就取消了,但要求服务生送一把切肉的刀到房间。担心发生意外的服务生迅速报警。当10多名警察出现在加斯科因房间时发现,他正一丝不挂地坐在浴缸里,水龙头还在开着,水从头顶喷洒下来。他威胁说要么割脉自杀,要么就把自己溺死在浴缸里。话刚说完,加扎就把光头埋进水里。警察迅速把他拖出了浴缸,并且将他送进了医院。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巴迪略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