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晚报数字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巴迪略

时间定格在上个世纪20年代的某一天,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中国大街(现道里区中央大街)和商市街(现西五道街口)交口处有个半地下室,阳光斜斜地穿过地下室的台阶,投在对面的墙上,台阶上方绿色的雨搭和金色的阳光交织在一起,把墙上“TATOC(塔道斯)”几个字晃动得格外炫目,餐厅的小门半掩着,若隐若现飘出钢琴的声音。

这是一家典型的西餐厅,因为是午后,偌大的餐厅几无客人,钢琴师慵懒地弹奏着李斯特的《爱之梦》,这首他弹了无数遍的曲子。餐厅的老板,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斜倚在钢琴旁呆呆地听着,钢琴师没注意他又一次落泪了,也许钢琴师已经习惯了他的反应。

这个情景离我们有些遥远,可是时光重拾,那些久远的故事才令人回味。餐厅的老板叫塔道斯·戈里高力耶维奇·捷尔阿科波夫,一个勤奋而多情的亚美尼亚人,他把青春和热情都献给了这个陌生的、远离家乡的城市——哈尔滨。直到今天,他喜欢的那架钢琴还在,阳光一如既往地从门窗的缝隙中钻进来,轻抚着琴盖上暗红色的绒布,宛若斯人犹在。

1876年2月8日塔道斯出生在高加索地区一个富裕的亚美尼亚家庭,塔道斯家有个大大的葡萄园,他的曾祖父、祖父经营着葡萄庄园,他家的葡萄酒远近闻名。在葡萄庄园长大的小塔道斯,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塔道斯的父亲不单单满足酿制葡萄酒,他还喜欢研究高加索的饮食,尤其擅长制作各种美食,其中烤肉是他最擅长的。在塔道斯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在亚美尼亚宫廷做御厨。

塔道斯的父亲经常带他到宫廷中去玩,皇宫里有个和他年龄不相上下的小公主,在主人的默许下,塔道斯和公主可以在一起玩耍。塔道斯身上有股自由的野性,他喜欢骑马,喜欢摔跤,喜欢高声唱歌,这显然对久居深宫的小公主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小公主每天都盼着塔道斯的到来。

公主喜欢弹钢琴,他们经常在草地里追逐玩耍后,来到公主的琴房,听她弹奏,这个时候的塔道斯异常安静,公主的琴声把他带入到一个美妙的世界。

渐渐地,两个孩子长大了,帅气的塔道斯的嘴边长出了绒毛般的胡须,公主也发育成一个美丽的姑娘。年轻人在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了爱恋,塔道斯不再疯跑,他像保护神一样在公主的身边,而公主在弹琴的时候也心不在焉了,她最喜欢弹的曲子是李斯特的《爱之梦》。

显然,这样的爱情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塔道斯的父亲发现了事情的苗头,他果断地阻止了塔道斯走向宫廷的脚步。塔道斯的思恋越不过皇宫森严壁垒的城墙,望眼欲穿的公主再也见不到心中的爱人,两个年轻人的心备受煎熬。

带着失恋创伤的塔道斯决定远走他乡,1900年他随着大批来中国建设中东铁路的俄侨来到了哈尔滨。

1898年,中东铁路在香坊开工建设,大批俄侨和欧洲人纷纷落脚在此。塔道斯立即抓住这一商机,在香坊一家格鲁吉亚人开办的嘎玛里捷利旅馆租了一间小屋子,创办了一家西餐馆,后来陆续在南岗区和道里区开了两家餐馆。

彼时的道里中国大街商贾群聚,名流汇集,财商过人、嗅觉灵敏的塔道斯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已在南岗区光芒街建了一家葡萄酒酿制作坊的他,又在中国大街和商市街交口处的别尔科维奇大楼地下室开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塔道斯西餐歌舞厅,当时营业面积约400平方米。

塔道斯对西餐厅进行大手笔投入,西餐歌舞厅按传统俄式餐厅一流标准装修,店内高木墙裙,高靠背座椅,还有爵士乐队和交际舞池。餐厅每晚8时以后,有美女跳舞,乐队伴奏,一派歌舞升平的盛况,营业常常是通宵达旦。

搭建好了平台,他开始琢磨调整传统的西餐,打造自己的特色,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亚美尼亚的男人没有不会烤肉的,何况他的父亲还是御厨。塔道斯把从小受父亲熏染的手艺派上了用场,那具有高加索独特风味的炭烤牛羊肉、炭烤鹿肉、炭烤鱼、烤羊腿以及高加索鸡块汤、山鸡肉等搬上了哈尔滨人的西餐桌。有人戏称,塔道斯是哈尔滨烧烤第一人。

此时,塔道斯西餐厅犹如一颗明珠,闪烁在中央大街霓虹灯下。西餐厅鼎盛时期高朋满座,应接不暇。世界歌王弗·依·夏利亚宾、阿·威力亚斯基、钢琴家姆·沙比罗等,还有许多巡回演出的著名艺术家们,领事馆、外交团体的官员们,许多旅行者、医生、律师、教授们都曾在这里吃饭,并把自己的大名写入留言簿。留言薄中留下了热情洋溢的话语,巴迪略所有这些都是对塔道斯所经营的西餐厅富有成效经营业绩的最好评价和奖赏。

塔道斯不仅是个商人,更是个重情感的人,多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念他的公主、他的家人,特别在是1915到1920年其间,百余万亚美尼亚人因饥饿、缺水、暴晒、盗贼掠夺而死亡,只有部分幸存者逃到国外。从此,他的家人、他的恋人渺无音讯。

塔道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酿制葡萄酒和西餐厅的经营上,他的心里容不下别人,尽管不断有女士向他示爱,直到有一天,几近暮年的塔道斯遇到了一个叫瓦伦蒂娜·卡泽娃的女人,瓦伦蒂娜美丽、温柔,和他的公主长得很相像。塔道斯动心了,他挽起了瓦伦蒂娜的手,他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瓦伦蒂娜抚平了塔道斯的创伤,陪伴塔道斯度过了安详幸福的晚年。

1947年,71岁的塔道斯带着瓦伦蒂娜告别了生活近半个世纪的哈尔滨。据说,他们先去了上海,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移民到前苏联,上世纪七十年代塔道斯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去世。

经历百年风霜岁月的洗礼,塔道斯西餐厅也是几经兴衰。2005年,本着“恢复历史文化遗产”的信念,新的负责人接手了饭店,在原址重现百年塔道斯西餐厅。为了还原百年前的感觉,餐厅工作人员倾尽全力打造这家餐厅,所有格局全部沿用百年前的古老设计,使之成为百年中央大街上的一张美食名片,成为一张哈尔滨的历史文化名片。

如今你走进塔道斯,宛如走进百年风霜的历史长廊,箱式古典靠椅、久远的老照片、老物件、老书籍。

于秋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哈尔滨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