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宝岛的“百合”民族(组图)

没有任何音乐伴奏,12名身着华丽民族服装的演员,在舞台上手牵手,边唱边跳,男女两个声部,两个旋律时而同步时而交错,快乐的舞步、悦耳的旋律给人极美的视听感受。这是9月15日“台湾文化月”开幕式中的一个节目,表演者均为屏东县的鲁凯族人。他们居住在台湾南部中央山脉东西两侧的山区,是台湾原住民族中人口较少的族群。

据本次艺术团团长、屏东县雾台乡乡长颜舍成介绍,此次参加表演的台湾原住民均为雾台乡的鲁凯族人。鲁凯族属高山族群,居住在台湾南部中央山脉东西两侧的山区,人口一万多,族人多信奉基督教,是台湾原住民族中人口较少的族群。格拉纳达鲁凯族具有父系氏族的特征,实行长男继承制,社会阶层分为贵族、士、平民三层,等级分明。生产方式以农耕为主,狩猎、畜养、山溪捕鱼为辅,主要作物为小米和芋头(旱芋)。

开幕式上,演员表演的是鲁凯族的丰收祭歌舞,其中男的唱的是《报战歌》,歌词描述男人的狩猎成果;女的唱的是《淑女歌》,歌词描述女人的勤劳持家。这两首歌是丰收祭中必唱的歌曲,而且一直搭配演唱。表演的舞步为鲁凯族特有的舞步,即双手交叉,手牵手,向左连续走四步。

演员的着装也是鲁凯族的传统服饰。头饰是鲁凯族整体服饰装备的焦点。鲁凯族的男女都有正式的头冠,男子以百步蛇图腾为主,加上山猪獠牙配成一颗太阳形状的头冠;女子头冠则比较细致华丽,上面镶嵌着珠线、银饰等,佩戴起来非常美丽。由于鲁凯族具有明显的父系氏族特征,祖先以狩猎为生,因此,男子的传统服装是裙子,以便外出行动,女子的传统服装则是长裤和长袍,以显端庄。他们的服装以蓝黑色为主,衣服上绣着代表图腾传说的陶壶瓮形纹、百步蛇纹、人首纹、人立陶壶图纹、牵手人像纹等,图案繁复华美。此外,他们还佩戴着多层首饰,首饰上不同的花纹代表着不同内涵,其中孔雀纹代表爱情。

在鲁凯族人表演时,记者发现一些表演者的头部后方插着一株百合花。乡长颜舍成告诉记者,百合花是鲁凯族的族花,象征高贵和无上的荣耀,因此鲁凯族人称百合花为“力鼓百合”,即“荣耀的百合”,格拉纳达男子佩戴象征狩猎成果丰硕,而女子佩戴则代表贞洁。

鲁凯族的男子,只有猎到五头公山猪,并且与族人共享,才可佩戴一朵已开的百合花插饰;而后在一次打猎中同时猎到两头山猪则可戴第二朵,猎到三头则可加第三朵,以此类推,最多不超过五朵;若猎人一次猎得五头以上的山猪或所猎到的猎物超过一千头(只),就有资格佩戴一朵未开的百合花。

鲁凯族的女子,可通过结亲仪式、结拜仪式和结婚仪式等取得百合花额饰(头冠额头部位的配饰)和插饰(插在头部后方)的佩戴权。通过结亲仪式,鲁凯族的女子可以取得象征荣耀的百合花额饰及未开百合花插饰的佩戴权;在结拜仪式中,平民女子互相结拜可各获得一朵百合花额饰佩戴权,其他类型的结拜,只有贵族一方可取得百合花额饰的佩戴权;举行结婚仪式当天,女子可取得另一朵百合花额饰。

参加过这些仪式后,该女子无论在任何场合,都可以佩戴百合花的额饰或插饰,一女子所拥有的额饰数目因人而异,每取得一个额饰,都要与先前的额饰并排佩戴。但如果女子不够勤俭持家、行为不检点,其长辈则有权将其额饰和插饰扯下。

据了解,此次参加原住民歌舞表演的12位演员中,有5名是来自屏东县大仁科技大学的学生,表演结束后,他们前往美食街台湾原住民的摊位帮忙。在乡长的介绍下记者见到了他们,一开始他们有些拘束,只点头不说话。当记者问他们大仁科技大学的“大仁”是不是李大仁(台湾今年一部很火的偶像剧的男主角)的“大仁”时,几个人一脸惊喜,其中一个答道:“对哦,你也有看过啊?”气氛一下子活跃很多,接着《海角七号》、《德赛·克巴莱》、范逸臣、张惠妹等这些词不断从他们口中说出。

其中一名叫菅仕豪的学生告诉记者,他今年念大三,主修运动休闲。为了这次表演,他们都向学校请了一周公假。学校考虑到原住民的习俗,每个学生每学期都有最多40天的公假,用于参加婚礼、丧礼乃至外出表演原住民歌舞等。

他告诉记者,作为台湾原住民,他们在小学阶段就要学会读写鲁凯语。另外,他们还要学习鲁凯族的制陶工艺和手工刺绣,以保存和传承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如果他们可以通过母语认证(本民族语言的听说读写能力测试),在高考时就可以加不少分。他们中的一个名为许韦中的男孩,一直没有通过母语认证,因此他有些不好意思。

菅仕豪说,因为外出表演他已经去过不少内地城市,上个月他们还到广州参加了南国书香节的开幕式表演。此次台湾文化月,除了开幕式表演外,在其后的两天他们还将表演阿美族、排湾族的歌舞。参加这些表演,除了报销往返机票和食宿外,他们没有任何报酬,但是他们一点也不在意。菅仕豪表示:“我们表演歌舞就是要把我们民族的文化传播出去,让大家了解,能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很愿意,也很自豪。”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格拉纳达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