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参加的淞沪、台儿庄、武汉会战—-王达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达文-马奇斯

1937年8月到1938年11月,父亲参加了淞沪会战、台儿庄会战、徐州会战和武汉保卫战。

1931年“九一八”事变,我的父亲王威杰,正在沈阳读高中,一夜之间沈阳就被日寇占领了。“感到这是空前未有的奇耻大辱,也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一个热血青年怎能忍受这种屈辱!”(引号内为父亲原话,下同)。父亲不愿当亡国奴,化装成一个小老板,逃离沈阳,流亡北平。

1933年,父亲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10期工兵科。1937年3月,分发到陕西省国民革命军第6师工兵营6连,任见习官。

第6师(师长周碞)谓德式师,是中央军嫡系部队。工兵营直属师司令部。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第6师接命令沿津浦铁路南下赶赴上海。“闻讯后,全师官兵十分兴奋激动。我也抱着一颗视死如归的决心,以洗七八年的耻辱,为东北同胞报仇雪恨。”

8月24日,第6师抵达淞沪战场,编入第19集团军(总司令薛岳),驻守在广福、刘行一线,整装待命,主要任务是阻击登陆日军。

8月31日,日军第3师团再次登陆进占吴淞。第6师奉命出击吴淞,要求在日军阵地尚未巩固时夺取回该镇。为鼓舞士气,任命周碞为75军军长,仍兼6师师长。

当晚,第6师反攻进抵达自蕴藻浜经沈家宅、三官堂火药局至宝山城一线。和日军在同济大学内激烈争夺,攻占了楼下各个房屋,日军退到楼上顽抗,双方伤亡重大。

9月1日,日军的舰炮和空军发起猛烈轰击。“日军阵地上升起了气球,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后来才清楚气球对我们的阵地进行监视,指挥炮兵和飞机轰炸我们阵地。”“一颗炮弹落在我身旁,我迅速转移到炮弹坑中。一声巨响之后,当我从泥土中抬起头来一看,原来另一颗炮弹刚好落在我呆过的地方!”“日军的飞机更可恨,他们肆无忌惮地低空扫射、投放炸弹。弟兄们的尸体遍地、血肉横飞,惨不忍睹。不过,弟兄们都视死如归。进攻要夺回阵地,防守要和阵地共存亡。”最终,同济大学被日军轰毁。

9月3日到4日,日军继续向三官堂一线师官兵英勇奋战,和日军反复激烈交战,还是没有攻下吴淞。

5日上午,日军以30多辆战车为突击力量,夹击从宝山到三官堂一线师腹背受敌,密集的炮火把各个村落都烧毁。火药局附近被敌机炸平,守兵全部牺牲。相持到中午,第6师退守泗塘河。经过数日激战,给日军以严重打击。“当时奋勇杀敌,真是用血肉之躯阻挡敌人的进攻。靠的就是为民族独立和尊严而战的献身精神。我们是军人,就应该死在战场。”但是部队减员甚多,已经无力再收复吴淞。第6师被调往第二线进行整理。退守时,在刘行附近第6师残余官兵,又被日本空军低空追逐扫射,溃不成军。第6师整理时,两个旅只剩下1600人,全师伤亡近三分之二。父亲晋升少尉排长。

9月12日至30日,第6师在刘行以南、蕴藻浜以北的狭窄地区,和日军反复争夺:阵地失守、再夺回来;部队冲上去,伤亡惨重后,再退回来整理补充兵员、武器弹药,之后再冲上去。这种“填空式”的车轮战,一个师只能打几天。如此反复,绞杀近20天。

10月初,第6师退守到唐家桥,与正面之敌奋勇作战、坚守阵地。从19日开始,第6师组成突击队向当面之敌发动进攻。双方激战至25日;26日—28日,第6师驻守在唐家桥,后来撤退到小南翔。

11月5日,日军在杭州湾登陆。8日,蒋介石下令撤退。10日,第6师向昆山方面撤退,遭日军飞机轰炸,乱成一团,只好在晚上西撤。12日,上海沦陷,淞沪会战基本结束。

恶战3个月,父亲胃病复发,又打摆子(疟疾),只好跟兵站一齐行动。从昆山南撤到平望,再西撤直到芜湖。“到了芜湖,兵站才找到十几包大米,总算有饭吃了”。由芜湖乘船回武汉,找到部队。

4月2日,刚刚赶到碾庄、八义集,达文-马奇斯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就将75军(第6师)调往岔河。75军归属汤恩伯为司令的20集团军指挥。部队开始构筑工事。

4月3日,75军在李家圩、戴庄一带与日军坂本支队接战。4日,75军和85军继续围歼坂本支队。

4月5日,汤恩伯命令75军主力向萧汪、东庄、台儿庄攻击前进。笫6师在戴庄、李家圩一线向辛庄进攻,一部攻入陈瓦屋。6日,坂本支队主力被85军及75军(第6师)从北、东、南三面包围于邢家楼、大顾珊地区,当晚仓促退逃。

7日凌晨,第2集团军冲出台儿庄,和20集团军共同追歼日军,残敌向峄县、枣庄退走。随即,李宗仁下达向峄县方向的追击令。

8日,75军(第6师)接命令向泥沟方向追击前进。“追击日本鬼子,弟兄们异常兴奋,真是大出一口恶气。”

9日,第6师拨归第2集团军孙连仲部指挥。第6师占领鲍家庄、柳园,接替第30师沙河以东阵地。10日,第6师向敌军发动进攻将李楼东南之赵庄、郭庄、李庄各村落占领。

11日拂晓,第6师由代庄向乱沟袭击,日军凭借碉寨顽强抵抗,攻击部队受阻于外壕和围墙之外,同时受到敌军的强烈火力射击,伤亡颇重。

13日凌晨,第6师向李楼、徐家庄攻击,日军凭借优势火力、据寨顽抗,伤亡奇重。后经反复冲杀,终将徐家庄占领。14日凌晨、第6师李团长又率兵两营攻击李楼,历经激战,团长阵亡,攻势顿挫。孙连仲接蒋介石命令调整部署,指令第6师迅速向王家屯、康家庄、李家庄、黄家庄攻击而占领之。第6师先以野战炮进行破坏性射击,仅贯穿寨墙小孔数处,步兵虽经数次猛攻,仍未能进占攻击目标地。晚上,再向天柱山、獐山之敌发动攻击。不久,天柱山被第6师攻下。之后多次进攻,由于遭日军顽强抵抗,苦苦鏖战,第6师也损失严重,最终形成对峙。

75军又奉命参加徐州会战。第6师归属孙连仲鲁南兵团,驻守在峄县以东一带。20日前后,日军在南北两线增兵,东西会和,截断了陇海线,形成了包围徐州之势。第5战区只好调整部署,命令孙连仲部主力附75军、110师,在高皇庙、峄县迤南之线日,由于一线部队连排军官伤亡严重,父亲从第6师工兵营调31团,晋升上尉连长。

5月11日,徐州被包围。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孙连仲鲁南兵团组成从右起窑湾、左至韩庄沿运河一线日,大部队撤离后开始突围。

本应向西、向南突围,但日军进击很快,只好从东面突围。经安徽灵壁到泗县集结。之后经定远、六安到河南的潢川,再撤向武汉。

6月,第6师突围后再次回到武汉整编。随即奉命投入武汉保卫战。7月,父亲任师司令部上尉参谋。

武汉保卫战汲取了淞沪、南京、徐州会战的经验教训,执行“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作战方案,利用大别山、鄱阳湖和长江两岸地区有利地形组织防御。75军(辖第6师、第13师、黄鄂要塞部队)属第9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担当武汉城防、田家镇要塞守备。第6师驻防江南区外围阵地。

6月,武汉保卫战开始,主要战事相继在安徽、江西、河南、湖北等省展开;8月24日,日军第9师团攻陷瑞昌后,与波田支队继续沿长江西进。9月24日,75军向阳新地区增援,驻守阳新西南的八湘到星潭一线,在三溪口布防迎战日军。

10月17日,日军突破辛潭铺、三溪口防线军退至金牛镇、刘仁八地区布防。此后边守边退。24日,武汉外围要塞、防守阵地被日军攻陷。蒋介石下令撤离武汉。

浙江省黄埔军校同学会江西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山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湖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广西黄埔军校同学会海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贵州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网中国政府网人民政协网外交部全国台联中国侨联中国日报两岸频道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在线中国台湾网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