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在为他哭泣–回顾加斯科因悲惨的堕落轨迹

爱情、荣耀、金钱都曾经拥有,凭借着那双可以变魔术的脚,加斯科因成为红极一时的绿茵宠儿。但同样是这双脚却不断地践踏着自己亲自构筑起来的幸福生活,直至生活的美满,事业的名利统统消失殆尽,离他远走。不是酒,而是处方药毁了他

在来中国之前,有关他的最新消息是这样的:2002年12月30日,因为面部突然麻痹,英格兰前国脚加斯科因被送到医院治疗。据当时正在伊丽莎白女王医院就医的目击者证实,当时加斯科因是在他的父亲约翰的陪同下来医院看病的。“我被他的出现震撼了,他是那么的消瘦,而且显得那么虚弱无力,”这名目击者说:“加斯科因被一个50多岁的老人搀扶着,进来就直接进入了急诊室,当时护士问他怎么样,他捂着左半边脸说他的脸部感到麻痹。随后,加斯科因便像其他人一样等待治疗。”不过,在进行治疗之后,医院方面却拒绝透露加斯科因的病情。

自从2002年5月离开甲级球队波恩利队之后,加斯科因便一直面临着无球可踢的尴尬境地,前些日子加斯科因还加入了一个业余球队,以维持自己的体能状况。但显然多年酗酒的习惯,再加上与妻子离婚的打击,让这个昔日活泼开朗的“坏孩子”落到了今日这般田地。自从加斯科因因为殴打妻子离婚以来,他一直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加斯科因的一个朋友说:“从事实上来说,应该不是酒毁了一个足球天才和一个美满的家庭,而是因为处方药,是的,滥用处方药结结实实地毁了加斯科因。现在他不仅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而且神经和思维上都出现了问题。”他的这个朋友进一步解释了加斯科因的问题:“当加斯科因到一些俱乐部应聘时,这些俱乐部的头头们几乎全都激动地要发狂,但是随后他们都意识到现在的加斯科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令人发狂的天才了,他已经不能踢足球了。他已经得不到一个踢球的机会了,整个英格兰都在为他哭泣。”是昏头,不是婚姻的罪过

现年35岁的加斯科因是一位极具天赋但命运多舛的球星。作为顶级球星踢球的18年里,他先后效力于纽卡斯尔、托特纳姆热刺、拉齐奥、格拉斯哥流浪者、米德尔斯堡和埃弗顿等绿茵名门,期间曾57次代表英格兰国家队出场。加斯科因成名于1990年在意大利举行的世界杯赛。在那届世界杯上,正是加斯科因的出色表现才使英格兰队打入了半决赛。此后,加斯科因由于酗酒和体重增加就曾一度状态不佳,但在1995年转会到苏格兰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后,经过调整重新回到最佳状态。1996年欧锦赛他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巅峰状态。不过1998年世界杯之前,当时主帅霍德尔从国家队阵容里撤掉加斯科因等五名球员,一度英国媒体对霍德尔予以了猛烈抨击,但加斯科因最终也没能去法兰西。

加斯科因1998年因长期酗酒和殴打妻子而离婚,巴迪略在离婚后他曾多次向谢莉要求复合并以自杀相威胁。1999年在苏格兰的一家酒店里堵住谢莉并将其揍得鼻青脸种,当时谢莉的狼狈样还被登在报纸头条。谢莉表示,为了孩子也为了这个家,她曾一再委屈自己息事宁人。对于加斯科因在外边孩子一样的行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巴迪略她佯装不知。而加斯科因的荒唐事数不胜数,很难用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待他的做法。比如出现在训练场的时候,加扎的腰间总爱别一把扫帚;在米德尔斯堡效力时,他把球队的大巴开到训练场上并且撞毁,给俱乐部造成大约31万英镑的损失……。难怪在国家队的一堂训练课上,主教练博比·罗布森骂他“像个扫帚头一样愚蠢”。但加斯科因一直有酗酒和打人的嗜好,而且愈演愈烈。谢莉表示刚认识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只是凑热闹多喝几杯,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有一次,加斯科因与谢莉出外郊游时将酒瓶子藏在一堆糖果里企图瞒过妻子。加斯科因的妒忌心也很强,只因为谢莉多看了其他男人几眼而打她。谢莉表示,作为一个正常人,离婚是她惟一能做的事情。刘阳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