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贝茨酒吧里泡上德国小姐 自解绰号来历(图)

”这就是阿尔贝茨对他绰号的诠释。的确,阿尔贝茨的性格非常直率,根据他的经纪人透露,阿尔贝茨虽然年纪不小,但却还是个大孩子,在来到上海不久,就打电话给他的父母,汇报自己在中国吃了什么喝了什么,看得出他的父母对他来中国还是很紧张的。周三,阿尔贝茨正式和申花俱乐部开始谈判,周四在经纪人的安排下去拜访了德国商会,目的是让阿尔贝茨感觉到即使在中国也有大量的同胞在支持他。当晚9点半,阿尔贝茨及其女友加上两名经纪人坐一辆出租车回到下榻的通贸酒店,当看到记者在等他时吃了一惊,没想到在中国也有狗仔队跟着他,不过阿尔贝茨随即表示非常乐意接受采访,并叫上和他如胶似漆般的女朋友米尔娜一起来。就在酒店大堂的咖啡馆内,阿尔贝茨要了一瓶“科罗那”,开始了来中国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专访。巴迪略

阿尔贝茨:是这样的话我就太荣幸了。其实我知道最早在中国从事足球工作的是施拉普纳和维尔纳(前松日队教练),至于基尔斯滕,我和他很熟悉,他肯定是对中国这个国家缺乏了解,毕竟中德两国文化背景不同。

阿尔贝茨:我特别想说的是,我们德国足球第一讲究纪律,第二也是纪律,第三还是纪律`,我的到来将会把这一理念带来。非常幸运的是吴金贵教练在德国学习过,他肯定对我有很大帮助。我是个勇敢的人,听说申花队点球罚得不太好,我愿意承担这一任务。

阿尔贝茨:不好意思,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因为中国名字太难记了。我来中国之前和在圣保利踢球的那个小伙子(杨晨)联系过,就是问他我的狗去中国安不安全?其他两个我不认识,不过感觉1860那个应该水平高点。

阿尔贝茨:我养了一条黑色的拉布拉都犬,非常聪明;我的女朋友养了一条苏格兰牧羊犬,她那条大一点。我们把狗看成家中的一员,我实在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要吃它们,它们可是朋友啊。我在来上海之前,甚至还下了这样的决定,就是如果我的狗不能来的话,我也不来。

阿尔贝茨:是的,我们很恩爱。她有南斯拉夫血统,得过官方承认的“德国小姐”称号,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我们的感情。(在记者采访阿尔贝茨时,米尔娜一直在旁边聆听,要了一瓶“巴黎水”,悠闲地抽起了“白万”,看得出她是非常时尚的姑娘。)

阿尔贝茨:我和米尔娜其实认识并不久,仅仅十个月。米尔娜以前是一家酒吧的女招待,但绝不是Nightclub(夜总会)那种,更不是striper(脱衣舞女),是很正统的酒吧,而这间酒吧的老板是我的朋友,是这位朋友介绍我们认识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巴迪略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