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目睹中国足球怪现状 加斯科因来中国只为钱

●随着节目的进行,我的每次点评或者回答都能引发观众的欢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他们都觉得因为有英国人参加节目觉得兴奋。

为了迎接英格兰国家队的到访,北京台在前一周特别策划了一期电视足球测试直播节目。演播室召来了一百多个球迷,我作为特约嘉宾跟另外一个著名的足球记者以及一个中国球员也参加了这期节目。节目由宋健生和张路一起主持。

节目策划了一系列与英格兰国家队以及英国足球相关的问题,三位嘉宾以及现场的观众需要轮番答问。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贝利,问题比较特别,问贝利是否曾在温布利踢过球。

其他的另外两个嘉宾的答案各取一端,然后摄影师把镜头转向了我。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是1966年世界杯之后出生的,我猜他应该没有在那里踢过,记得那届世界杯他曾受伤,也记不起巴西是否在那段流金岁月访问过英格兰。

“不好意思,”我说,“贝利踢球的时候,还没有我呢。”我避免正面回答问题。台下的观众都爆出了笑声,紧接着就是一阵轰鸣的掌声。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让我些许放松。

接下来,演播室的电视屏幕上放了一段来自英格兰的很久以前的黑白录像,让我们对这项运动的传承有了一定了解。就在比赛进行的时候,一条毛驴闯进球场,球员们停下来把毛驴赶出球场的场面逗乐了在场所有的观众。

这次我们首先把回答问题的机会留给了台下的观众,很快一位观众的回答再次逗乐全场观众。“应该给毛驴出示红牌。”该死,居然把我想到的答案说出来了,几乎没有时间多想,就轮到我回答了。“我同意那位先生的答案,”我说,“但是考虑到这是毛驴的初犯,所以应该给一张黄牌警告。”观众又一次乐了。

随着节目的进行,我的每次点评或者回答都能引发观众的欢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他们都觉得因为有英国人参加节目觉得兴奋。

节目结束的时候,主持人让大家预测一下中国队跟英格兰队比赛的结果。毫无疑问,我当然认为英格兰会赢得比赛,而且中国不会攻破英格兰队的球门。现场的观众顿时安静下来,所以我赶紧补了一句,当然比赛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国家队有在一起比赛的机会,瞬间演播室内又响起了掌声。

北京将迎来一场如此重要的比赛,巴迪略北京电视台体育部全速运转起来,而我也成了他们的中心,甚至获准拿着中国体育记者的采访证,正常情况下我是不能获得这样的证件。我还是把它放在了我的钱夹里。

关于这次英格兰国家队北京行的报道从机场就已经开始,第一次走VIP贵宾通道,感觉还是和80年代第一次通过北京机场海关一样,很快我们就到了英国航空公司航班即将停靠的港口,并且架好了摄像机。

飞机停靠几分钟之后,我们发现乘客陆续从飞机悬梯上走下来。走在最前面的是加斯科因。一看就知道加扎喝醉了,满脸通红,而且还在布莱恩·罗宾逊的搀扶之下。不等大队人马走近,我就手拿话筒迎了上去。

他使劲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随口就说了一句,“我们来这里就纯粹为了钱。”随后在队友的搀扶下走开了。

自从1991年女足世界杯之后,我一直对那场外国记者与中国记者之间的比赛“耿耿于怀”,特别想找个机会“雪耻”。这次,通过在英国一个家族的朋友,我联系上了这次随英格兰国家队访华的足球记者。我们约定在国家队正式比赛一天举行一场中国媒体和英国媒体的足球友谊赛。

我去他们下榻的凯宾斯基饭店接他们,发现多数记者都有点发胖,好像每个人都吃过不少俱乐部提供的汉堡。凭意识和技术,他们的确要比中国对手胜出一筹,可如果让他们背着赘肉上场,这又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

我被分在了中国球队,但由于英国球队球员人数不够,所以我帮他们找了一个年轻的英国留学生,他叫白博睿。在北京学习期间,他在我的媒体公司做实习生。

中英记者足球赛开始没多久英国记者队就以6比0领先,我们队仍旧面带笑容,中规中矩参与比赛,并没有急躁或者离场。他们都给我也是给他们自己一个“面子”,毕竟这只是一场电视传媒人之间的友谊赛。

我正寻思没有机会破门,特雷弗·布鲁克林决定跟守门员轮换一下位置。我接守门员从后场掷球。带球转身发现另外一个特雷弗横在我面前,一个轻巧假动作晃过他,右脚推射,皮球直奔球门的左角。我们都站住了,看着皮球擦着球门立柱内侧入网,只剩下布鲁克林站在球门线上发愣。

转身对着我,第一个特雷弗说,“好球,罗文。”然后第二个特雷弗也走过来向我表示祝贺。当时的我有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或许这是我足球生涯中最难忘的一个进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巴迪略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