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记忆 长安大学首位校长、红色革命家霍维德的兴学之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kaelguedon.com/,巴迪略

霍维德,1902年出生于陕西省绥德县,少年时上过三年冬学,自小性格倔强、独立。1924年,霍维德深受进步思想影响,在家乡开办了一所贫民子弟学校,自任校长,开展新文化教育,宣传革命思想,培养了一批农村革命青年。同年12月,霍维德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5月转为中国党员,同年参加党的地下工作。1926年夏,霍维德到绥德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当校工,实际承担着党组织的地下交通联络工作。在此期间,马列主义书籍及进步书刊的熏陶和革命实践的历练,使霍维德逐步树立起为奋斗终身的坚定信念。◇ 欢送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前排右四)离延安赴河北省平山县党中央,后排左四为霍维德。(1948年12月)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霍维德历任区农会主任、县农会委员、县委委员、县委书记,陕北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兼工农检察委员会主任、国民经济部部长,陕甘宁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关中特区抗日救国政府主席、关中专署专员兼县长。抗日战争时期,历任陕甘宁边区政府财政厅副厅长、厅长。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共西北局新区政策研究团团长,晋南行署、甘肃省行署副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曾任西北军政委员会交通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等职,1965年10月调任山东省政协副主席,1977年6月逝世。他曾任中共七大、八大代表,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 甘肃省人民委员会全体委员合影。前排左三是省人民政府主席邓宝珊,左四为副主席霍维德,左二为副主席马鸿宾,左五为副主席黄正清。(1954年12月)

1950年2月,霍维德就任西北军政委员会交通部部长,承担起恢复西北公路交通的重任。他自带行李,深入工地,与工程技术人员、工人吃住在一起,亲自领导修复了兰州铁桥、泾川桥、游龙桥、鸡头关桥等重点桥梁。他驱车数万里,顶酷热、冒风沙,实地察看了从乌鲁木齐到霍城、从霍城到伊宁的公路线路和路段,还逐段踏勘了甘青公路和兰州到天水、天水到宁强等公路建设情况,发现问题,就地研究解决。

霍维德担任西北军政委员会交通部部长期间,1951年西北地区公路通车里程较1950年增长46.9%;1952 年上半年公路客货总运输量超过1950年全年的46%。由于成绩卓著,他和修筑青藏公路的慕生忠被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誉为西北的两个“开路先行官”。

◇ 霍维德(前右)和张仲良(前左)在引洮工程开工仪式上运土。(1958年)

鉴于西北交通的恢复和发展,霍维德预见到一定需要大量的工程运输方面的人才,于是开设了交通干部培训班。1951年1月第三期干训班开学时,学员规模达到200人左右,其中还有一个新疆地区专门选送来的民族班。巴迪略1951年4月17日,西北交通干部培训班更名为西北交通干部学校,1951年9月更名为西北交通学校,霍维德担任校长。

1951年9月5日,西北交通学校正式开学,200多名新生满怀豪情地走进了刚刚成立的西北交通学校的大门。此时的学校已从兰州城内搬到十里店新校区,利用的是原来的轮胎厂、汽车配件厂、运输公司等老厂区,面积加起来有100多亩。学校已经有了教室、图书室、临时礼堂和操场,办学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当时全校有教职工50人,所招学生分为高级、中级、初级班。

当年入校的老前辈们还记得,兰州十里店校园周围是一片火红的枣树林,9月开学的日子,枣树上挂满了玛瑙般的红枣。他们就在这片枣林中读外语,在席棚下操练发动机。测量实习用的是自制的花杆,课堂书桌就是膝头一块小小的万能木板。

高级班招收的是高中毕业生,这也是长安大学历史上第一届专科生。它开启了长安大学专科教育的第一步。专科生的招生计划、教学大纲、课程设置等都经过西北军政委员会教育部审查,并经教育部长江隆基批准下发了正式文件,同时也纳入了全国高等教育体系。当时的专业设置涵盖面很广,有机械、土木、会计、统计、运输管理、地质、测量等。可以说,现今长安大学的主要专业,在当时都能找到雏形。

霍维德非常注重人才的培养和使用。只要是思想进步、有知识、有才能、肯为工作出力的同志,不论出身如何,他都看重、信任,用其所长。他曾在其撰写的《三年来领导与团结技术干部的体会》文章中提出:“技术干部是科学工作者,他们有爱真理的优点。所以,只要我们领导上能够从各方面说明马列主义、思想是科学的真理,他们很容易就可以接受。”他要求党员负责同志“应经常以诚恳谦虚的态度和技术干部商量决定问题……广泛发扬技术上的民主作风,并应主动地多和技术干部接近,启发他们的主动性和责任感”。

◇ 霍维德(左)在刘长亮(前右)陪同下视察水稻生长情况。(1958年)

西北军政委员会交通部副部长、西北交通学校副校长刘良湛早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又考取美国康奈尔大学土木工程研究生,1950年初到交通部任职。霍维德对他十分看重,委以重任,经常与他一起商量工作,遇到技术问题,首先倾听他的意见。霍维德性子急,经常批评人,尤其对做错事的党员领导干部批评得很严厉,人称“铁脸一个”,但他为人正直、待人诚恳,被批评的人也是心服口服。大家虽有点怕他,但更多的是尊敬、热爱他,说他是“老虎脸,猫心肠”。

在霍维德的影响与号召下,西北交通学校汇集起一批管理骨干和教师中坚。他们当时已经有了名气,而且影响了长安大学发展历史的各个阶段。除副校长刘良湛外,还有副校长孙发端(北京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副局长、总工程师、甲等一级工程师)、教师周允(清华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厂长、三级工程师)、教师关世俊(北京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厂长、二级工程师)、教育长钱维人(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局长、系主任)和办公室主任吴惇(北洋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茅以升的弟子)等,一个个都是学有所成光彩照人。

1951年底,西北交通学校办学规模达到了400人以上,1952年底已超过700人。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为新疆、西北各省和青藏公路建设输送了大量建设人才。1952年毕业的史天明同学,参加青藏公路建设,7次被评为劳动模范和特等劳模,成为当时青藏公路线上人人皆知的标兵。学校专门开设的测量、会计班,为新疆培养了33名民族干部。西北交通学校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新建的学校纷纷来电来信要求交流办学经验和教材讲义,学校之间也已经开始了频繁的交流。

霍维德常说,为人民服务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具体的行动。任西北交通学校校长的他,心里时常装着的是国家建设和交通事业的发展,学校师生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以高瞻远瞩的眼光和兢兢业业的奉献为我国交通人才的培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学校的发展建设开拓了广阔的空间。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讨论建立红军大学问题。在报告中指出:(一)目的是为时局的开展准备大批高级干部。(二)教育方针:高级及上级科,主要是战略高深原则的学习,联系到常识,部分的联系文化学习;普通科,在学习文化、政治的同时,着重于军事,军事着重于战术问题,战略战役授以基本概念,从具体的学习到原则的了解。(三)教育内容:高级及上级科,政治——世界、中国革命基本问题,时事问题;军事——中国革命战争中基本问题;材料——列宁主义概论及各种重要书籍,其他重要书籍。(四)教育方法:高级及上级科,指导自动研究为主,讲授为辅。普通科,政治,教授与讨论结合;军事,讲授与演习结合。

在延安在职干部教育动员大会上讲话。讲话指出:我们党根据历来的经验和目前的环境,在最近发起了两个运动,一个是生产运动,一个是学习运动,这两个运动都有普遍的和永久的意义。我们发起生产运动的直接原因是没有饭吃、没有衣穿。现在虽然有一点,但是将来困难起来,就会不够吃、不够穿的,所以我们现在要预先准备。这样,穿衣吃饭问题就成了我们发起生产运动的直接原因。发起学习运动的直接原因,是我们要领导革命。要领导几千万几万万人的革命,假使没有学问,是不成的。其次,是工作中的缺陷迫切需要克服。我们队伍里边有一种恐慌,不是经济恐慌,也不是政治恐慌,而是本领恐慌。过去学的本领只有一点点,今天用一些,明天用一些,渐渐告罄了。好像一个铺子,本来东西不多,一卖就光,空空如也,再开下去就不成了,再开就一定要进货。我们干部的“进货”,就是学习本领,这是我们许多干部所迫切需要的。无论党、政、军、民、学的干部,都要增加知识,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第三点,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建立新中国的任务,需要我们建设一个大党。我们要建设大党,我们的干部非学习不可。学习是我们注重的工作,特别是干部同志,学习的需要更加迫切。这领导工作、改善工作与建设大党,便是我们学习运动的直接原因。六中全会关于学习问题的决议,是非常重要的。讲话又指出:员不学习理论是不对的,有问题就要想法子解决,这才是员的真精神。学习的方法是“挤”和“钻”,在忙的中间,想一个法子,叫做“挤”,用“挤”来对付忙。看不懂我们不要怕,就用“钻”来对付。就要钻进去。中国本来把读书就叫攻书,读不懂的东西要当仇人一样攻之。讲话还指出:学习运动现在已经看到了成绩,有许多学习小组已经组织起来。在延安已经组织有哲学小组、读书小组等,已经见了功效。我们这个干部教育制度很好,是一个新发明的大学制度,是一所无期大学。从古以来真正有学问的人,都不是从学堂里学来的。进学校只是进一个门,要求得更进一步的学问,一定要在学校外边学习,要长期研究。学习一定要学到底,学习的最大敌人是不学到“底”,懂一点就满足了,满足是学习的最大顽敌。大家都要学到底,把全党办成一个大学校。在干部教育部领导之下,干部学习运动的结果我相信一定很好。我们尝试的这种办法,要推广到全党去,特别是华北的党。

在陕甘宁边区工厂职工代表会议上讲话。讲话指出:要中国强盛起来,必须使中国变成工业国。我们将来的责任,就是要把中国由农业国变成工业国。这是我们奋斗的远大目标。所以我们要好好地学习和研究,把办工厂当做一门学问,用严肃的态度对待它。

为中共起草复粟裕、张震并告总前委,、张际春、李达电。电报就外国军舰、轮船进入黄浦江的处理办法指出:黄浦江是中国内河,任何外国军舰不许进入,有敢进入并自由行动者,均得攻击之;有向我发炮者,必须还击,直至击沉、击伤或驱逐出境为止。但如有外国军舰在上海停泊未动,并未向我军开炮者,则不要射击。中国及外国轮船为敌军装载军队及物资出入黄浦江者,亦应攻击之。中国及外国轮船在上海停泊未动者,或得我方同意开行者,准其停泊或开行,并予以保护。为了对付外国军舰的干涉,你们应有充分的精神准备与实力准备,即要将外国干涉者的武装力量歼灭或驱逐之,如感兵力或炮火不足,应速从他处抽调补足。

发表题为《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声明指出: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正出现一个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的新高潮。美帝国主义看起来是个庞然大物,其实是纸老虎。无数事实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弱国能够打败强国,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小国人民只要敢于起来斗争,敢于拿起武器,掌握自己国家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国的侵略。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

同等谈编制长期规划问题时指出:在最近几年内不要追求速度,而是集中力量打好基础,其中包括能源、交通运输、公用设施,也包括现在所说的欠账,还包括教育。高等教育要发展,小学教育要有步骤地普及。这些基础打不好,想快也快不了。此前,一九七七年八月八日,在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曾指出:我们国家要赶上世界先进水平,要从科学和教育着手。科学是靠教育输送人才的,一定要把教育办好。要强调尊重教师。

会见南斯拉夫者联盟中央主席团主席马尔科维奇率领的南斯拉夫者联盟代表团时,谈到如何建设社会主义问题指出:关起门来无法搞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总要有优越性。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要靠发展生产力。贫穷、生产力落后,有什么优越性?要发展主要靠自力更生,实行开放政策能吸收外国资金和技术作为我们社会主义的补充。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曾经为人类文明作出过杰出的贡献。为什么后来落后了?就是闭关自守。火药是中国发明的,可是在鸦片战争中,帝国主义就是用炮舰、火炮把我们打垮的。要总结这个经验教训。

习在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参观时强调,我们一定要牢记红色政权是从哪里来的、新中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倍加珍惜我们党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革命理想高于天。理想信念之火一经点燃,就永远不会熄灭。在中央苏区和长征途中,党和红军就是依靠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一次次绝境重生,愈挫愈勇,最后取得了胜利,创造了难以置信的奇迹。我们不能忘记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能忘记革命理想和革命宗旨,要继续高举革命的旗帜,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今天,在新长征路上,我们要战胜来自国内外的各种重大风险挑战,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依然要靠全党全国人民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

5月20日 国民革命军第七军一部和第四军所属的叶挺独立团等部,作为北伐先遣部队奉命进入湖南,援助被直系军阀击败而拥护国民政府的湖南省防军第四师师长、湖南省代理省长唐生智,揭开了北伐战争的序幕。

5月20日至22日 在江西宁冈茅坪主持召开中共湘赣边界第一次代表大会,确定了“深入割据地区的土地革命”的政策,把它看作在罗霄山脉中段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的基本条件之一。在报告中阐明了中国革命战争发展和胜利的必然性与可能性,初步回答了“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问题,批评右倾悲观思想,反对逃跑主义,重申创建罗霄山脉中段政权的方针。大会选举为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书记,由特委统一领导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军委和边界各县党的组织。

5月20日 根据中共中央决定,中共中央东南局与中共中央中原局合并,正式成立中共中央华中局,同时成立华中军分会。

5月20日 当局对举行反饥饿、反内战游行的学生采取暴力手段,在南京、天津造成血案。这一天参加游行的有:京、沪、苏、杭十六所专科以上学校学生五千多人,天津四所大专学校学生一千多人,北平十二所大专学校、六所中学学生一万五千人。自本年初以来,统治区由于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各地罢课、罢教、罢工风起云涌,抢米风潮此起彼伏。2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在白区对的对策》的指示,提出“力求从为生存而斗争的基础上,建立反卖国、反内战、反独裁与反特务恐怖的广大阵线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蒋管区群众斗争方针的指示》,要求国统区的党组织灵活地运用斗争策略,将直进与迂回,集中与分散,公开与秘密,合法与非法等手段相结合,在向蒋介石政权要饭吃,要和平,要自由的斗争中,适当地提出实行民主自由,没收官僚资本,实行土地改革等口号。在正确方针指引下,以五二〇运动为高潮,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扩大到区六十多个大中城市,形成了人民大革命的第二条战线。人民解放军的作战和统治区人民的斗争这两条战线上的胜利,使蒋介石政府处于全民的包围之中。

5月20日 中共中央宣传部颁发“五个一工程”组织工作奖和入选作品奖。“五个一工程”是中宣部于1991年主持开展的文化建设重点工程,其主旨是“要像抓重点建设工程那样,有计划有重点地组织精神产品的生产”。具体内容是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宣传部抓好精神产品的生产,力求从1991年起,每年度拿出“一本好书、一台好戏、一部优秀影片或电视剧、一篇或几篇有创见有说服力的文章”。

1928年5月20日,主持召开中共湘赣边界第一次代表大会。图为会址——江西宁冈茅坪谢氏慎公祠

留下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